财新传媒
2016年01月07日 06:11

谁将继承哈梅内伊的衣钵? | 伊朗行记

谁将继承哈梅内伊的衣钵? | 伊朗行记

12月19日上午10时,伊朗国家选举委员会的现场挤满了各大媒体的记者,他们显然提前得到了消息,今天会有重磅人物出席。随着会场大门缓缓开启,一位身着黑袍的中年教士迎面走上台阶,将参选材料郑重地交给了委员会成员。一时间快门的咔嚓声此起彼伏,闪光灯炫人眼目。这位备受媒体关注的政治新星有着特殊的身份,他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奠基者、前最高领袖霍梅尼的孙子——哈桑•霍梅尼(Hassan Khomeini)。而他即将参加的每八年举行一次的专家委员会选举,意味着伊朗最高领袖决策班底的一次大换血,其重要程度丝毫不亚于总统大选。

△霍梅尼的孙子——哈桑&......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6日 06:14

火烧大使馆:沙特宣布和伊朗断交 | 伊朗行记

火烧大使馆:沙特宣布和伊朗断交 | 伊朗行记

1月3日,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Jubeir)宣布,沙特与伊朗断绝外交关系,并责令伊朗外交人员于48小时内离境。沙伊两国断交的起因源于前一日在沙特发生的处决什叶派教士事件。

1月2日,沙特以策划恐怖活动和煽动罪处决了47名囚犯,其中包括著名什叶派教士尼米尔(Nimr)。尼米尔是沙特著名什叶派宗教领袖,曾多次参与示威游行、公开批评沙特政府,为生活在沙特的什叶派民众争取更多权益。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后,尼米尔曾赴伊朗研读神学,并于1994年以伊斯兰法律专家的身份返回沙特,在沙特什叶派圈子内享有“特殊地位”。


△1......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19日 12:27

伊朗有了第一家肯德基,不过它只存活了一天

11月2日,伊朗首都德黑兰街头出现一幕难得的景象:裹着头巾、留着大胡子的伊朗人提家携口,在本国第一家“肯德基”店外排起了长龙。几乎攻占了全球的“肯德基爷爷”,这回终于顺利潜入“敌国”了?顺着炸鸡和汉堡的飘香,嗅觉灵敏的全球各大媒体纷至沓来,争相将其塑造成伊朗核协议签订以来西方文化进入伊朗的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家餐厅从内部装修到菜单食物,乍一看,都与正牌的肯德基餐厅别无二致。不过,这个新餐馆的全名实际上叫“KFC Halal”,中文译为“清真肯德基”。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04日 15:48

血祭——伊朗的阿舒拉节 | 伊朗行记

血祭——伊朗的阿舒拉节 | 伊朗行记

禁月,又称穆哈兰姆月(Mohram的音译),是伊斯兰历的第一个月份。早在伊斯兰教创立以前,阿拉伯游牧民族便会在每年新年的第一个新月之际,停止一切战争活动,以便休养生息,禁月也由此得名。按照伊斯兰阴历计算,今年的禁月是在10月14日至11月12日期间。

禁月对于什叶派穆斯林有着格外特殊的意义。因为备受什叶派穆斯林尊敬的伊玛目侯赛因的殉难日——阿舒拉节,就在这个月之中。“阿舒拉”的意思是“十......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12日 11:27

德黑兰的性工作者 | 伊朗行记

德黑兰的性工作者 | 伊朗行记

“我叫西琳,今年27岁,是一名性工作者。”

晚上七、八点钟,西琳猛地关上屋子里所有的窗户,她不想听到人们下班匆匆回家时的车水马龙。“我快三年多没有回过家了,我想回去,但不敢,我没脸回去。”黑夜是西琳的保护色,还有一个小时,当太阳的余晖也褪去,她就要上班了。

在伊朗,像西琳一样的性工作者主要分布在德黑兰、伊斯法罕这类大城市,在两伊边境等治安较差、秩序混......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8日 17:36

我在伊朗是如何炒股的 | 伊朗行记

我在伊朗是如何炒股的 | 伊朗行记

​六月的德黑兰,天气酷热难耐。我像往常一样打开手机上的“金太阳”软件,不出所料,中国的股市又跌了。连日来的高温和满屏绿色的数字,让我感到一阵眩晕,似乎已经很难数清这是连跌的第几天。尽管身在异国他乡,但在伊朗的华人们,却都还心系着祖国的股市,最近股市的连连跌损也自然成为大家茶余饭后闲谈的话题。

和我同桌吃午饭的中国朋友老费嘬了口茶,满脸愁容,把茶杯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我买的那几只又......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5日 02:20

伊朗人怎么吐槽阅兵 | 伊朗行记

伊朗人怎么吐槽阅兵 | 伊朗行记

阅兵历来是伊朗政府对内激发民族热情、对外展示军事实力的重要活动。伊朗政府每年举行两次大型阅兵仪式,分别于4月18日的建军节及9月22日的两伊战争爆发纪念日。两次阅兵虽然纪念的对象不同,但却同等隆重。主阅兵仪式的地点通常设在德黑兰南郊的霍梅尼陵广场前,以纪念霍梅尼及其领导的伊斯兰革命对于伊朗的重大贡献。除首都德黑兰的主阅兵仪式外,在伊朗的其他重要省份市区也会同期举行阅兵仪式。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18日 11:50

德黑兰聚礼: 亲历伊朗爱国主义教育 | 伊朗行记

德黑兰聚礼: 亲历伊朗爱国主义教育 | 伊朗行记

7月31日清晨,我收到一条来自伊朗大叔马吉德的消息:“这次周五聚礼领拜人是阿亚图拉哈塔米,你一定感兴趣。”马吉德今年55岁,是一名虔诚的伊斯兰教什叶派信徒,每周五都要按时去参加德黑兰的聚礼。聚礼又叫主麻日礼拜,是伊斯兰教的一种礼拜形式。每逢周五,当正午太阳稍偏西,宣礼塔响起号召聚礼的歌声,穆斯林们便会聚集在城中最大的清真寺,或特定的聚礼清真寺中参加集体礼拜。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12日 10:36

为什么伊朗在西方最好的朋友是德国? | 伊朗行记

为什么伊朗在西方最好的朋友是德国? | 伊朗行记

7月20日,德国副总理兼经济事务与能源部长加布里尔率大型商务代表团受邀前往伊朗进行访问,并在德黑兰会见了伊朗能源部长赞加内。加里布尔是12年以来首次访问伊朗的德国部长级官员,而德国亦是自伊核谈判协议达成以来,首个派出商务代表团访问伊朗的国家。德国首发伊朗,并非巧合,除了战略上的考量,长久以来两国紧密的政治经济关系,也让德国成为伊核谈判后第一个接触伊朗的西方国家。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04日 11:10

伊朗的五个朋友和五个敌人| 伊朗行记

伊朗的五个朋友和五个敌人| 伊朗行记

“五个朋友和五个敌人”的说法一直存在于伊朗各式各样的爱国游行或者宗教仪式中。但这个口号并非一尘不变。根据每年伊朗外交政策的变化,官方会调整外交关系的排序,选出不同的朋友和敌人。

伊朗人似乎无时不在彰显自己的爱国热情。但凡纪念日、宗教节日,例如革命胜利日或者霍梅尼诞辰忌日诞辰,浩荡的游行队伍占领街道,密密麻麻的游移墨块,呼喊爱国口号:“我们的国家是伟大的伊斯兰共和国!我们誓死捍卫民族的利益!”领誓的人走......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26日 10:45

在德黑兰做生意的中国人|伊朗行记

在德黑兰做生意的中国人|伊朗行记

人们虽然这次伊核谈判表现出明显的信心不足,但对这片土地的好奇心和探索从未消减。长达三十年的封锁之后,当这片“处女之地”还在大多数人的视线所及之外时,已经有不少西行至伊朗的中国商人。在他们看来,伊朗不是我们想象的“邪恶轴心”,而是丝绸之路经济带上一个充满商机的国家。这些敏感的商人们,跟着利益的指引,决定在这里大展拳脚,白手起家。
 

我身边就有这么一位中国商人。费庆刚,52岁,北京一个旅游公司驻伊朗办事处的总经理,在德黑兰的华人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老费”。老费是个地道的北京人,大半辈子都献给了旅游行业,也开了自己的......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17日 10:05

伊核谈判成功,德黑兰股市为何跌了?|伊朗行记

伊核谈判成功,德黑兰股市为何跌了?|伊朗行记

2015年7月14日,伊核谈判正式达成协议,伊朗总统鲁哈尼发表总结讲话,伊朗全国上下无不欢呼雀跃,人们自发来到革命大街游行并高喊伊朗外长扎里夫的名字,欢迎功臣归来。

然而伊朗的股市似乎并未沉浸在这种喜悦中,股指未能像外媒预测般出现暴涨,而是罕见地出现了震荡并下跌的趋势,德黑兰证券交易所自14日以来就一直弥漫着迷茫和失望的气氛。15日,伊朗股票市场下跌表现更为明显,股指在开盘5分钟内由69433.5点迅速上涨至69768.9的高点,旋即一路下跌,最终收盘于68827.7点,跌幅为0.87%。

</......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08日 11:20

在德黑兰卖肾|伊朗行记

在德黑兰卖肾|伊朗行记

伊朗是全球唯一肾脏买卖合法的国家。这里有5万名肾衰竭患者,并以每年5至6千人的速度递增。在西方制裁下的伊朗,失业率不断走高,而买卖肾脏被当做谋生手段,致富捷径。当地人出售自己肾脏的海报贴满了医院周围的墙壁,被形容为“肾脏eBay”。买方市场与卖方市场就此一拍即合。

等待手术的肾脏衰竭者

捐助者和购买者的官方桥梁是“关爱肾病患者慈善协会”,其官方价格为1500万土曼(约人民币3万元),其中1400万土曼(约人民币2.8万元)由肾脏的购买者支付,而剩余的100万土曼(约人民币2000元)由政府补贴支付。

1997年伊朗内阁......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25日 21:47

斋月下的伊朗

斋月下的伊朗

伊斯兰教长在清真寺的宣礼楼上遥望天空,当他看到纤细的新月,最圣洁的一月就正式开始。今年6月18日,全球穆斯林进入斋月,伊朗的穆斯林也开始了一个月的封斋。

真主说:“有信仰的人啊!斋戒已成为你们的定制,犹如它曾为前人的定制一样,以便你们敬畏。”(《古兰经2:183》)

封斋月是伊斯兰历第九个月,是十二个月中最神圣者,这个月是真主安拉将《古兰经》下降给穆罕默德圣人的月份。封斋意味着信仰真主、顺从真主,是穆斯林的基本义务。封斋与否取决于穆斯林的虔诚程度。在伊朗,封斋的穆斯林超过三分之一。

除了患病者、旅行者、乳婴、孕妇、哺乳妇、产妇、正在行......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3日 09:59

在也门放些炸弹,让瑞士能听到

在也门放些炸弹,让瑞士能听到


伊朗与也门

也门战争爆发与伊核谈判再次把伊朗推向国际关注的焦点。也门战事升级固然有其国家的内部因素,然而屡屡释放积极信号的伊核谈判也可认为是也门战争爆发的重要诱因。
仍在瑞士洛桑进行的伊朗核谈将于近日结束,伊朗外长扎里夫称“大部分问题已经找到解决方案,协议开始起草”。积极信号预示着此次核谈极有可能达成初步成果,若伊核谈判达成共识,美伊双方的关系将有所缓解。而美伊双方的关系缓和,则是阿拉伯国家十分不希望看到的。

也门是阿拉伯文明的摇篮之一,不仅是濒临红海、亚丁湾和阿拉伯海的战略要地,也一直是逊尼派和什叶派在中东角力的要地。伊朗与也......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25日 19:31

近观“火族”伊朗

近观“火族”伊朗

伴随着处处可闻的鞭炮声和熊熊燃烧的火焰,伊朗的跳火节开始了,这是伊朗最盛大也是最危险的节日。据伊朗通讯社报道,今年伊朗因庆祝跳火节死亡的就有3人,受伤421人。
跳火节定在伊朗新年诺鲁兹节所在周的周二,作为伊朗新年的序曲,跳火节象征着新的一年的开端。一个如此有趣又热闹的节日怎么会听起来如此恐怖?当天上午,德黑兰的每一条街道上都能间或听到一记记“噼里啪啦”的爆裂声,青少年们玩摔炮和小炮仗,猛得一记炸裂让人心惊肉跳。

晚上6点左右,德黑兰市区大大小小广场都已经聚集了不少青年人。他们用木柴点燃了篝火,用手机大声放着劲爆的歌曲。“来啊来啊!”其中一个手拿烟花棒的青......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12日 10:32

我在德黑兰是如何上网的

我在德黑兰是如何上网的

“想上网?别来伊朗!”伊朗人说。

1993年,伊朗成为中东第二个加入互联网的国家。但从2005年开始,伊朗政府就提出建立“国家网络”的构想,即以伊朗国境为边界的局域网,类似朝鲜,用以掌握舆情,控制国民。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05日 16:26

作为中国人,我在德黑兰戴起了头巾

作为中国人,我在德黑兰戴起了头巾

面纱似乎定义了我们想象中的伊朗的女性,而事实却复杂得多。

八小时后,从北京开往德黑兰的飞机降落在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飞机还没有停稳,机上的女性乘客就纷纷开始整理服装,戴上头巾。在我扣好头巾别针的那一刹那,镜子中只剩下脸和几缕头发陌生的自己。我忽然意识到自己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一个面纱下的国度。

伊朗现代女性的着装大致分为三类,宗教保守派,传统派及现代派。宗教保守派指那些十分虔诚的女性伊斯兰信徒。她们严格恪守古兰经中对于妇女的要求,用黑色的罩袍(chador),裹住自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