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静仪 > 火烧大使馆:沙特宣布和伊朗断交 | 伊朗行记

火烧大使馆:沙特宣布和伊朗断交 | 伊朗行记

1月3日,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Jubeir)宣布,沙特与伊朗断绝外交关系,并责令伊朗外交人员于48小时内离境。沙伊两国断交的起因源于前一日在沙特发生的处决什叶派教士事件。

1月2日,沙特以策划恐怖活动和煽动罪处决了47名囚犯,其中包括著名什叶派教士尼米尔(Nimr)。尼米尔是沙特著名什叶派宗教领袖,曾多次参与示威游行、公开批评沙特政府,为生活在沙特的什叶派民众争取更多权益。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后,尼米尔曾赴伊朗研读神学,并于1994年以伊斯兰法律专家的身份返回沙特,在沙特什叶派圈子内享有“特殊地位”。


△1月2日晚,伊朗示威者在位于德黑兰的沙特使馆处纵火(推特截图)

沙特处决什叶派教士一事因而招致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阵营的强烈不满,伊朗和沙特的紧张关系严重升级。1月2日晚上22点左右,大量伊朗民众聚集在沙特驻德黑兰使馆和驻马什哈德领馆周边,举行游行示威活动。愤怒的示威者们高举着“沙特去死”( )的标语,一边嘶吼着“打倒沙特”“烈士永垂不朽”,一边怒气冲冲地闯进沙特馆区。一些抗议者开始用石块、铁棒砸毁使馆的门窗,攀爬围墙摘取沙特国旗,有人甚至向馆舍投掷燃烧弹,并在楼内多处放火,现场浓烟滚滚。事件发生后,伊朗警方迅速介入,约38名示威者被逮捕,局势得到控制。

次日,伊朗外交部发布声明,禁止在外交场所的游行集会,并呼吁民众、保持克制和冷静。尽管如此,伊朗社会对沙特的不满丝毫未有消减。最高领袖哈梅内伊(Khamanei)发表了措辞强硬的谴责声明,称沙特的决定将让其面临“神圣的报复”,其官方网站亦刊登了一则漫画,旨在讽刺沙特为IS的支持者,其杀害无辜教士的做法与恐怖分子斩首无辜民众的做法并无二致。

△哈梅内伊官方网站的讽刺画

伊朗与沙特的矛盾由来已久,什叶与逊尼的教派之争是两国冲突的根源。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受波及最小的沙特借机扩大了其在中东地区的政治影响力,取代政局动荡的埃及成为逊尼派新的领头羊。如何维持符合自身利益的地区格局成为沙特的核心关切,而遏制什叶派势力、维持逊尼派优势地位正是沙特的首选方针。

随后爆发的叙利亚危机成为伊朗与沙特两国的核心矛盾。叙利亚约三分之二的民众为逊尼派,而阿萨德家族等政治精英属什叶派穆斯林,是伊朗的重要盟友。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沙特力主推翻现政权,建立逊尼派掌权的新政府,并向反对派或明或暗地提供资金和武装支持;而伊朗则选择力保自己的盟友,以巩固什叶派国家在中东的势力。近来IS的崛起和以俄罗斯为首的国际势力介入更使得叙利亚问题在2015年成为伊朗和沙特矛盾频发的焦点。

△伊朗和沙特在也门问题上的立场示意图

2015年3月,沙特对也门胡塞武装发起代号为“果断风暴”的军事行动,也门战争的爆发使得伊朗与沙特再一次站到了对立面。也门胡塞武装与伊朗同属什叶派,曾经公开表示要效仿伊朗政体建立“神权也门”。该组织在也门北部有极强的实力,这对于和也门北部接壤的沙特来说,是极大的威胁。作为阿拉伯伊斯兰世界逊尼派的代表,沙特一直担心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国家在中东势力增强。而伊朗方面,支持胡塞武装对于伊朗来说有益无害,既可以获得印度洋亚丁湾的战略支点,又能威胁到沙特,以达到制衡目的。

去年7月伊核协议的达成令沙特深感腹背受敌,叙利亚和也门问题尚未给沙特以喘息之机,而伊朗在伊核问题上取得的成功更使对手如虎添翼。伊核谈判的成功意味着伊朗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将有所缓和,美国等西方国家将逐步解除对伊朗的制裁,伊朗的综合实力将显著提升,这对于以沙特为首的阿拉伯国家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一旦伊朗在国际社会掌握话语权,必定会改变目前的中东局势,影响沙特中东大哥的地位。

在愈演愈烈的反恐形势下,12月15日,沙特第二王储兼国防大臣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组建伊斯兰反恐联盟,联盟以沙特为首包含34个以逊尼派为主的穆斯林国家,但其中既并未包括什叶派大国伊朗,也没有叙利亚。沙特此举虽然凸显了自身在中东“反恐战争”中的参与程度,但其重要目的是为了制衡伊朗。伊核谈判的成功和叙利亚、也门战事的焦灼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沙特压制伊朗和叙利亚的失败。在与什叶派政权的斗争中屡次碰壁的沙特希望通过组建军事联盟,将地区安全事务直接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下。然而,伊朗政府则认为沙特此举纯属哗众取宠,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指挥官贾法里(Jafari)表示,“沙特、IS、以色列和美国是在串通一气打击什叶派,这跟1300多年前逊尼派哈里发的手腕一模一样。”

针对本次处决尼米尔事件,沙特显得有些“气急败坏”。1月2日,沙特领导的多国联军宣布在也门战场结束停火,紧接着沙特内政部便对外公布了处决47名“恐怖分子”的消息。这不免令人猜测,该事件是在也门战局深陷泥沼中的沙特,不得以想出的“杀鸡儆猴”的方法,在向什叶派胡塞武装重新开火的同时处决什叶派教士,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沙特再度采取对外强硬政策,进一步激化教派矛盾。一来通过处决恐怖分子,向世界展示自己的反恐决心,急于撇清自己与IS的关系;二来向伊朗、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也门胡塞武装等什叶派政权展示自身的强大实力。

伊朗是一个在政治和外交方面十分敏感的国家,自从也门战争开始,沙特驻伊朗使馆门前就频繁爆发反对游行,此次爆发示威活动可谓在预料之中,但火烧使馆的事件却又在情理之外。伊朗外交部、司法部乃至总统鲁哈尼都对纵火行为表示了谴责,声称伊朗将保护外交机构在伊境内的安全,并将追究肇事者的法律责任。

“火烧沙特使馆”可看作是伊朗民众对沙特近来行径不满情绪的一次集中爆发。尽管伊朗深感沙特不断增加的威胁,一直将其视为潜在竞争对手,但出于穆斯林国家的“情怀”,伊朗从未真正想过和坐拥伊斯兰教两圣城的沙特正式撕破脸。如今沙特宣布与伊朗断交,这并非是伊朗政府想要的结果,更不是西方国家希望出现的局面。沙伊两国矛盾升级,无疑会进一步加剧两国在中东地区的恶性竞争,导致地区不稳定,甚至影响世界和平进程。

推荐 3